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>正文

浴火重生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 来源:子归文学网
 

她觉得是折翼的儿,本就不能高飞,却还被人死死地控制在铁笼里,长年累月,她变为了井底那只的蛙。

广场的傍晚,许多长短不齐的裙角,随风摇曳,裙子的主人们跟着音乐的节奏扭转着身骨,个个面若桃花的享受着广场舞所带来的一个晚的。

望着快乐的她们,不由得跃跃欲试,她加入行列,有模有样的效仿着,跟着音乐跳动着,瞬间的快感使她暂忘了自己是笼中之人,使她忘了,控制牢笼的人是何等粗犷狂野,蛮不讲理。

一定得,她拥有了与生俱来的天赋,刚流行高胜《昨夜星辰》时,她模仿得有鼻有眼,通常,她卷起一本书当话筒,仰起脖,昂着头,闭着眼,深情高歌,唱得痴迷,当她唱完,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,都被眼前这个农家抑扬顿挫的嗓音所折服。

因为具备了能歌善舞的天赋,露天广场舞对她而言,张飞吃豆芽----小菜一谍,一会攻夫,她便自由的转动着身体,的伸展着四肢,忘乎所以的沉浸于舞姿的快乐中。

身材修长的她,穿着裹着脚踝的淡红长裙,披肩卷发,天生尤物,此时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,们假装不在意,其实都在目光睨视,男人的眼睛更是流淌着焦渴,好似猎人,正纹丝不动的注视着他的猎物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她正跳得尽兴,忽然从发丝的罅隙中看见了一个人,尽管是六月酷暑,仍旧猛然打了个冷颤。

“啪,”一记响亮的耳光,如雷电一般,从眼前闪过,顷刻间,五指分明的手指清晰的印在她白皙的面颊上,白里透着五指红,像极了白布上儿童抽搐症状能治好吗洒落的红色血腥,刺眼的恐怖。

“下贱的女人,打的就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,让你在男人堆里疯癫狂舞,卖弄风骚”,又是一个巴掌掴在了她另一侧的脸庞。

瞬间,她面目全非,取而代之的是鼻青脸肿。

打她的人,正是她的丈夫。

她注视着窗台上那盆枯黄的风信子,风信子的花期已过,待到来年的三月份来能花开。

花谢来年会再开,青过了却无来日,如今的她,虽已近不惑,但的尾巴仍绕于她的指间,她举止的温柔,低头的惆怅,都能勾勒出往昔婧影的画面。

或者,她苦难的与美丽的容颜有关!

当晚,身材矮小的丈夫紧紧的拥住了他,恨不得把她变为溥溥的纸,贴在他的掌心,或变为一颗糠,含在嘴巴里,或把她藏于隐形的箱子里,除了他,谁也看不到。

抱着美丽的身体,她丈夫激动难言,语无伦次的呢喃:“你是我的,你属于我一个人的......”那一夜,汹涌澎湃的潮水一次又一次将她淹没,粗壮的他撞击着她深处的圣洁。丈夫的脸在无比兴奋中变了形,额头的发丝晶莹的坠着涨潮时所贱上的的水滴。

他疯狂的吸吮着她每一寸肌肤,疯狂的占着她的身体。

她不能穿裙子,不能和男人说话,如果穿了,裙子会被撕到破碎,如果说了,必遭一顿毒打。

她是多么耽溺于美的,打扮,爱化妆,爱说受笑,她像无刺的玫瑰,红红艳艳的绽放在生活里,她对任何人都抱以美丽的微笑,她的倾倒天地。

她的纯真却过不了丈夫这一关,她的美与,在丈夫看来,是专门引诱男人的武器,岂能容忍。

继发性癫痫能治愈吗>她开始改变,把自己裹在长衣长袖里,既使偶一为之的笑,也是苦的。

思绪缓缓回来,她绾起袖子走进厨房间,她要为即将放学的女儿准备中饭。为了十五的女儿,她选择默默隐忍。

每一次,当她伸出手来干活时,都能看见左手腕上的三处铜钱一样大的伤疤,那处伤疤已存在很多年了,每天都在她的眼前晃来荡去,时时刻刻提醒她所经历的。

她只是一个不小心,与一个异性同座一条长凳上说话,这便是她的滔天大罪,丈夫骑在她身上一阵暴打,鼻子青肿,嘴巴流血,身上大片的淤青,她抱着晕沉沉的头颅躺在地上呻吟。

降临,四周寂静,她觉得她身体的疼痛尚能接受,撕裂的使她无法顺畅呼吸,她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吐气,心脏绝对有在一分钟三百次的狂跳,她希望,狂跳之后,就停止下来,停止心跳、停止呼吸,然后沉沉的睡去,不再醒来,她的就在她停止那一刻才能到来,所以,她要追逐幸福而去。

她没有痛苦死掉,当她清醒过来,意识告诉她,她还活着,只要活着,就听见一颗心破碎的声音,心如一片碎玻璃渣,刻骨的着五脏六腑,她在想,怎样才能纾解这样的痛?

她把一支香烟点燃,然后用嘴巴吹吹,明亮亮的火红,像一个服了兴奋剂的家伙,精神抖擞的立地待命,准备出发,她拿起燃起的香烟头,对准左手腕的肌肤慢慢靠拢,然后,她听到了,火烧肌肤的细碎吱吱声,焦味爬满鼻孔,她在心里轻轻的笑了,她终于找到了纾解的办法,肌肤的疼痛终于掩没了的痛苦。

一支烟烧毕,她的手腕处留下三处露着鲜肉、铜钱一样大的深坑,火烧油浇都是钻心的痛,她也一样,最终昏厥。意识朦胧中,她仿佛看见自己穿着长裙,快乐的西宁最有名癫痫医院跑在风中的,花儿开着,蝴蝶飞着,她快乐的奔跑着........。

当她醒来,丈夫正抱着她流涕,“我所做的都是因为我爱你,原谅我吧!”随即,丈夫跪在她的身边。

她厌恶的把头扭转过去。

电视剧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,她观了后,从头哭到尾,女主人不幸的正诠释着她的痛苦,男主人扭曲畸形的爱淋漓尽致着坦露出丈夫的人格缺陷,她还能承受多久?

天阔地广,许多年来,为什么她一直逃不出丈夫的魔掌?每一次被打的遍体鳞伤后,丈夫都会像个毫无尊严的,跪地哭泣,祈求她的原谅,她痛苦的心一次又一次软化在丈夫的眼泪中,又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出尔反尔的丈夫,也为了维护一个不散的家庭。

女儿放学回来,看见红肿的面孔,眼睛里溢满泪水,女儿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这样的情景从她以来,是经常发生,粗暴野蛮的性情常使她望而生畏,她在心里痛恨着父亲,心疼着母亲,她抱着书本,回头对忧郁的母亲说:“,好好的,我爱你。”

她泪如下,那一刻,女儿的温暖融化了她所有的苦与疼痛。

三月,窗台的那盆风信子已开出花来,紫色的花朵芬芳着整个窗台,她脸上的忧郁依旧浓云密集,风信子在她的眼底沉默,有风吹来,风信子带着她的将飞向哪里?

手机收到一个短信:“我可以保护你吗?”她知道他是谁,每当她时,身后总有一双眼睛注视着她,她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,当她难过过去,站起身来,只享受那一瞬间、他的温柔目送。

她明白这短信的意义,她不想拒绝,但又不敢向前,她对丈夫除了失望没有丝毫的爱恋,既使曾经爱过,那也被他的凶残野蛮癫痫病因有哪几类所耗尽消失。

她的心湖曾渴望过有人掷来石子,如今石子投来了,她却害怕,她立在原地,憧憬却不前,害怕却幻想。

暴风雨急骤袭来,另她心望的男子被她的丈夫一刀捅倒,送于急救室抢救,她再次遭到毒打,昏死过去。

在她昏死之前,丈夫如雨点的拳头,密密麻麻落在她的身上,一边打一边声撕底里的吼叫:“我死都不会和你,你敢离开我,我杀了你全家。”

她所在的城市边有一个海角,她拖着沉痛的身体向着海边走去,小时候,她就喜欢海,喜欢它的深沉博大,容纳山川的胸怀。如果她将最后的呼吸抛给大海,死在大海的怀抱,来生,她一定能做海水中许多生物中的一员,那么,她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翱翔于宽阔无边的海洋之中,快乐地快乐地过着日子。

她往海的深处走去,漫过了漆盖,再漫过了胸口,眼看就要漫过头顶,突然,海面上出现了她死亡后的一些境头,“海面上漂浮着她的尸体,女儿正撕心裂肺的叫她,妈妈,妈妈快醒醒,”女儿的哭叫声惊醒了她的意识,她猛然醒悟过来,转身向着岸边走去。

她喝到的海水不是盐的,是苦的,一如大海,被痛苦,不幸稀释后,变为苦海,苦海无边,回头不一定是岸。

从此,她消失了,似乎从人间蒸发了,任何人都不知道她的任何讯息。

两年后,她出现在大家视线里,顺利的拿到了离婚证,她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。

有人问她,“你好吗?”她回:“浴火凤凰会飞的更高,”

终于,浴火重生了,她冲着向日葵微笑个不停。

倾城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