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>正文

122万,换来陪伴也换走了命

时间:2020-10-21 来源:子归文学网
 

  每周三次拜访,五次电话或者微信问候。在这样强烈的温情攻势下,表姨婆上当了……本文为采访所得,为了表述方便,以第一人称叙述。

  01

  我叫小娟,土生土长的重庆人,一直做服装生意,在地下商城有自己的门店。受网店影响,近几年我的生意勉强维持而已。

  2014年前后,全国金融业的各种P2P和融资租赁公司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各地,在这样的趋利浪潮下,我特别兴奋地加入一家金融公司,销售理财产品。

  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样的跟风,差点给我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众所周知,销售工作都有相应的任务考核,而我作为新人,是没有相关客户积累的。快速开单破零的唯一办法就是自己买,还可以提升客户的信任度。

  可我的积蓄基本都砸在服装的囤货上了,在跟带我的前辈(平时称呼老大)请教交流后,决定退而求其次地去开发缘故客户——熟人市场。

  在老大的引导下,我迅速从亲戚朋友里锁定了两个最可能成交的意向客户:一个是我的远房表叔,他是医院的退休职工,退休工资高、存款不少、平时也有投资行为;另一个就是表姨婆,从小她就疼我,平时走动也多,贵在感情基础深厚。

  表姨婆家较为殷实,虽已退休,但她偶尔也会在高校客串开讲座,收入颇丰。姨公是退伍干部,退休工资据说也有七八千。

  锁定目标客户后,我开始了有目的联系——每周三次上门拜访,五次电话或者微信问候。在这样强烈的温情攻势下,三个星期后,表叔家里由于表婶的反对没能成交,剩下表姨婆还在犹豫不决。

  因为业绩考核是以月底最后一天作为截止日期,于是我卯足劲从11月25日开始,几乎天天去陪她买菜、做饭、聊天,每天尽拣好听的说,就为逗老人家开心,好让我能顺利签单。当时的那股谄媚劲儿,现在想想都恶心自己。

  到了11月的最后一天,我叫上老大带上刷卡机,直接过去登门拜访,不成功便成仁,势必达成!

  一进门,表姨婆特别热情,因为之前有过沟通,所以我们也是直奔主题。主要是我也想快些成交,成交了我就能留下来,老大也有提成。不然,让她丢下自己的业务陪我白跑一趟,我的心里也过意不去。

  表姨婆一直跟老大说年轻人工作不容易,但是她从来没有买过银行以外的理财产品,还是有些害怕。在老大的再三保证下,她终于承诺支持我5万元的业绩,帮助我留在公司好好发展。

  这是我金融工作的第一单,我拿到了2400元的底薪和1000元的提成。

  02

  销售工作并不是一劳永逸的,每个月都有相应的任务考核,既然第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都已经迈出去了,后面也不能打退堂鼓,“被淘汰”在我的字典里等同于——丢人。

  重庆女孩子可能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,所以每次外出展业(跑小区、商超宣传、公园发传单)我都特别拼命,抓住一切潜在的客户。

  与此同时,我把自己的亲戚网做了个全面的梳理,所有有可能买单的亲戚朋友都当作A级客户对待。2015年5月,仅用了半年,我就正式从销售人员进阶成为团队经理。

  表姨婆,我的第一个客户,不管是从情感出发——一直有情感联结,还是从利益出发——高于银行的收益每月都按时到账,都对我相当满意,甚至帮我介绍她的朋友过来。

  我比原来更为热络北京权威癫痫专科医院地上门拜访,频繁邀请她和姨公参加公司组织的客户活动,不管是夏天的万盛避暑徒步行走、端午节的包粽子比赛,还是平时每个月的例行客户主题沙龙,从没把他们落下。

  中秋节的客户一家亲活动,我特意安排她参与阿姨合唱团表演,从排练到准备服装、化妆,台前台后地忙着给表姨婆张罗,恍若祖孙俩一样。

  表姨婆也在这样的活动中,有了不同于教师角色的舞台感觉,更加融入我们的这个团队了。

  走得更近了,表姨婆时不时也会跟我聊聊她的三个儿子。聊得多了,我才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这三个舅舅虽说都很有出息,但全都成天忙于自己的事业,陪伴老人的时间少之又少,这么大个家,常年只有表姨婆与姨公两个人。

  但在我们这些亲戚的印象中,几个舅舅逢年过节都陪着老人,平时一起吃饭聚会也是以老人的需求优先,一度是亲戚圈里孝子的典范。

  7月15日是表姨婆的生日,我提前在网上订好生日蛋糕,让快递直接送货上门。想着几个舅舅舅妈每年都会一大家子过来给她过生日,我虽然是亲戚,可毕竟是外人,就知趣的没有过去。

  中午,表姨婆打来电话,非得让我晚上过去吃饭。我想着可能只是收到了蛋糕的客套而已,便搪塞说下午要去拜访客户,没准儿得请人吃饭呢。在她愣神的间隙,我说了一声“要开会了,表姨婆再见”后,便挂掉了电话。

  03

  下午六点,表姨婆的电话又过来了:“小娟,下班了吧?过来吃饭,做了好多菜,我和你姨公也吃不动,还有你舅舅他们买的水果你可以打包一些去公司和同事们分享呀!”

  ldquo;舅舅他们呢?”

  ldquo;他们回去上班了,都忙!”

  ldquo;可是我们下班得开会,不知道开到几点呢……”

  我拒绝的话刚出口,就听话筒对面传来姨公的声音:“小娟,你跟领导讲,你过来是要签单子的,我们也是你的客户嘛!”

  我笑言:“姨公,这样骗领导没有用的,签合同是以钱来算的,没法弄假。”

  ldquo;谁让你弄假了,我本来就要投资,今天是你表姨婆生日,打算投10万,好记投资日子,也当生日礼物了。”

  本来一句玩笑话,谁知天上掉了馅饼!我心里那个激动啊,这简直就是捡来的业务,今天该买彩票的。

  我兴奋地跟领导打了招呼,领了合同就直奔表姨婆家去了。

  下班高峰怕堵车,坐地铁轻轨的换乘了几次,折腾到她家已经快8点了。我想他们肯定吃过饭了,就在小区门口买了两个面包带上。做业务要紧,不能让他们再去给我热饭,太浪费时间。

  结果,开门的姨公给了我一个特别热情的笑脸:“快进来,你表姨婆估算着时间在热菜呢,饿了吧?”我问:“舅舅他们怎么这么急着回去呢?尤其是二舅舅,这么远从上海回来一趟也不容易,还要飞机来回折腾。”

  ldquo;忙工作、忙赚钱,觉得没有他自己家里自在,就走了呗!在这里出生长大,住了几十年,现在倒是不习惯了!”姨公脸上露出不快的表情,我也不好多问,想着午休时看到舅舅们的朋友圈,都在晒陪母亲过生日,温馨得我都庆幸自己还好没有过去硬凑热闹。

  ldquo;人老了,被嫌咯,再多钱也买不了孩子们的陪伴。”表姨婆端着热好的饭菜,从厨房出来了。满满一大桌子菜,几乎没怎么动过,我都不敢想象他们中午是怎么陪自己母亲过生日的,难道他们只是在朋友圈里给表姨婆过了个生日吗?

癫痫病患者可以吃什么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   我是话痨,虽然只有我们三个人,也热热闹闹的聊天喝酒,唱了生日歌,点了生日蜡烛。在关灯后跳跃不止的烛光中,我突然没来由得觉得一阵酸楚:此时此刻,难道不应该是由他们的子女陪在身边吗?如果不是姨公承诺他会投10万给我,我怕是也不会来的吧?

  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可耻,又想到不能破坏气氛,吹完蜡烛说完祝福的话后,连忙使出浑身解数制造笑料,来逗他俩开心。两位老人咯咯直笑,脸上的不快早就一扫而光,完全沉浸在生日的愉悦之中。

  因为心里记挂着我的业绩,刚吃完饭,我就把合同拿出来:“姨公,您看现在好晚了,怕影响您二老休息,要不先签合同,明天也好计息不是?”

  表姨婆拉拉姨公的衣服,姨公拍拍她的手,笑着回答我说:“差点儿忘了,我进去拿卡,你帮忙填着,我一会儿签字就行。”

  这次,表姨婆难得地没有留在客厅陪我唠嗑,转身跟进了卧室,隐约听见他们在说着什么。

  我大概意识到了什么,也觉出自己的唐突,等姨公一出来,我立马说:“姨公,要不算了吧?等你们那5万到期了再添投10万也不晚,本来也该过来陪你们过生日的,白天就是怕打扰。”

  姨公连忙说:“刷刷刷,没事儿,相信你,还赚钱!别有负担,年轻人嘛,都有自己的生活,本来就占用了你的时间,不能再耽误你工作了。”

  说实话,有钱我怎么可能不赚。于是,我开心地刷完卡后,就告辞了。

  04

  后来的几个月,不知是不是那次的贴心陪伴让姨婆和姨公上瘾了,还是他们太渴望有孙辈在身边的感觉。总之,他们时不时会用业绩诱惑我,还帮我找好了借口:“小娟是为了工作,全力拼搏是值得嘉许的。”

  几乎都是5万的小单子,因为我们的起步额度是5万,不然估计他俩会一万一万地起投。

  那时,公司运营得还不错,每个月的高利息也会按时到账。姨公姨婆用签单来利诱我过去,既满足了陪他们说说话、吃吃饭,热闹一下的同时,也照顾到了我的工作业绩,同时他俩还能拿高利息。何乐而不为呢?

  2015年9月1日,公司的宣传广告上了电视,还是百姓心中相当有权威有份量的频道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公司推出了一款高投入高回报的理财产品。再加上我的游说,表姨婆和姨公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,瞒着家里人把存折上的全部积蓄——122万的养老钱,全部投到了我们公司。

  我也曾有过一丝犹豫,这样做,风险会不会太大?毕竟从人情上来说,表姨婆从小就对我那么好,多去陪陪他们本是应该的。即使只是作为客户,他们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,为我的升职加薪做了不小的贡献。比起陌生客户从破冰到熟悉再到信任进而成交,我在他们身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少太多。

  虽说他们这样的投资主要是因为广告的宣传,但如果不是我在中间引导,他们再怎么也不会把资金倾巢而出。投资毕竟有风险,如果被套牢了怎么办?我不敢想。

  然而,在拿到这单后高提成的驱使之下,我转而安慰自己:难道说我只做陌生人就高尚了么?而且公司现在确实发展势头很好,银行都在代卖,收益也是实实在在带给他们的,他们也是自愿的。

  就这样,我说服自己,安心地做了鸵鸟。事实上,我早就应该能预料得到,金融泡沫迟早会有破的那一天。

  2015年12月8日,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,但员工大都选择相信公司和坚守岗位。谁知,到了12月9日、10日,高层没有人再出面安排安抚工作了。又过了两天,依然没有任何说法和结果公示,公司上下开始人心惶惶。

  消息灵敏的客户得到消息后,开始到公司进行不理智行为,抢东西、骂人,相关主管部门也开始干预,要求尽可能地采取措施减少民众损失。

  好多同事都有亲戚朋友的资金在里面,只有自己的钱被亏了已经算是万幸,而全是客户资金的同事则被客户们围追堵截,甚至只能去警察局求保护。业绩好的和区域负责人更是提心吊胆地担心公司会受到法律制裁,殃及池鱼。

  大家几乎都是吃不下睡不着,精神全部处于崩溃的边缘。我因为都是靠量取胜的小金额,客户的整体投资金额并不大,除了表姨婆……

重庆哪个医院治癫痫好line-color: invert; padding-left: 0px; outline-width: 0px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4px/25px 宋体,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white-space: normal; background: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% 0%; color: rgb(102,102,102); vertical-align: baseline; border-top: 0px; border-right: 0px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   我心里特别挣扎,纠结着要不要告诉表姨婆实情,又抱着侥幸心理觉得事情可能会有转机。可是不说的话,这个月的收益不能到账,他们肯定也会问的,漫天的新闻和讨论也瞒不住。

  最后,我还是忐忑地拨通了电话,告诉了表姨婆这个消息,也转达了相关权威部门的安慰话语,当然也没有忘记话语间撇清自己的责任——让他们等消息。

  表姨婆似乎不肯相信,电话里一遍遍地确认着:“小娟,弄错了吧?你们公司那么大,还有电视新闻的广告,是不是就只是公司利息不能按时给?那没关系的,慢慢给就是,我们不急的啊……你们不可能不管我们老百姓死活的,肯定会还我们钱的,对不对?”

  她一直兀自絮絮叨叨个不停,并没有想要得到我的回答,我也给不了任何回答。

  最后,我茫然地挂断了电话,心里没有任何释怀的感觉。后来因为愧疚,我一直不敢再贸然联系他们。直到月底,我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,姨公去世了!!!

  05

  一瞬间,我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耳朵听不见任何声音。我料想过各种可能的坏结果,舅舅们过来打骂我,亲戚之间不再走动……但我从没想过,会闹出人命。

  ldquo;喂喂喂,小娟,你听到我说话没?”妈妈着急的声音把我带回现实,“你不要往自己身上揽,也不都是你的错……”

  从妈妈详细的讲述中,我拼凑还原出了整个事件的始末——

  12月28日是姨公的生日,舅舅们回家看望他俩,当天的饭菜成了姨公最后的晚餐。

  电视里还在播放非法集资类的新闻时,他们在饭桌上就讨论开了:“几样礼物、几次拜访,加两次有目的的谈心,就让这些上当的老人们啥老底都往外掏。还好咱爸妈不那样,养老钱都放银行,我们也经常回来,你俩不寂寞,才不会上那些当……”

  姨公气愤地说:“你们还好意思说经常回来?除了老二,你俩都在重庆主城,也不过一年回来两次。你妈生日一次,我生日一次。每次回来,呆不了半天就走!过年还是回老丈人那儿过,还说什么孝子?那都不知道是什么年头赚的名号了!要是我死了,估计就只有你妈生日回来一次了,还没有小娟那孩子看我们的时间多。”

  ldquo;爸,我们都很忙,身不由己啊,再说你们二老身体也健康,您不会也投了小娟他们公司吧?他们公司可是已经被政府查了呀!”二舅舅说。

  ldquo;我们自己的钱,想干嘛干嘛!”姨公说,“我们就是投了!你要怎样?我就算是用这钱买陪伴了,还能拿高额利息!再说了,小娟这孩子知冷知热的,没少照顾我们。”

  小舅舅一听就炸锅了:“真亏啦?你们少说也有100多万存款吧?全放那个死丫头那里啦,找她闹去啊!让她还呀!没有钱以后谁给你们养老呀?妈还一身都是病的,你们怎么……爸!爸!爸……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些话刺激到了,姨公直接从椅子上倒下了,还好小舅舅及时扶住了他。

  三个舅舅一起将姨公送往新桥医院,气急攻心,加上连日来的担忧伤身,心事又重,姨公在重症监护室才呆了三天就去世了。

  06

  舅舅们让表姨婆把存折上的钱拿来给姨公办葬礼,卡上只剩下2万元。他们一看没钱,草草办完葬礼后就跑到我家来找我要钱。

  因为公司出事,我也是处于神魂游离状态,心里也愧疚、后悔得要死,加上害怕面对大家的指责,姨公的葬礼,我直接没敢去。

  我妈他们去了,在门口就被二舅妈指着鼻子骂:“你家小娟那个不要脸的丫头,天天死赖在我家,骗了我爸爸几百万,你们还来假好心什么啊?看笑话?是你们小娟气死我爸爸的,你们有这闲工夫还不滚回去筹钱,不要以为我家没人,赶紧还钱!”

癫痫病如何急救避免伤害发生n: left; border-left: 0px; padding-bottom: 0px; widows: 1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margin: 0px 0px 1em; outline-style: none; outline-color: invert; padding-left: 0px; outline-width: 0px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4px/25px 宋体,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white-space: normal; background: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% 0%; color: rgb(102,102,102); vertical-align: baseline; border-top: 0px; border-right: 0px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   我妈妈他们也因为我自觉理亏,任人骂了个狗血淋头,最后灰头土脸地回来了。听说我的同事之中有自杀的,所以他们也不敢骂我,妈妈只是悄悄地哭。

  因为我,妈妈他们根本没法见人,服装店也不敢再开,三个舅舅铁了心,轮流和我们耗。可是120万对于我家来说,真的不是个小数目,我想把早年买的房子卖了,再还钱给他们。我爸妈一听,死活不同意。

  我爸爸愤愤地说:“他们拿利息时也没见分给我们,现在出事儿了就来找麻烦,而且你这个死丫头赚的钱也全都进去了,整天要死不活的困在家,这一年半载也不指望你找工作,卖了房子,你这辈子都买不起了。”

  我没有说话的份,心里特别乱,经常做噩梦,觉得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

  瞒着家人,我偷偷去看了表姨婆,还是那个优雅的老太太,只是买菜的背更佝偻了。我虽然看不见她的悲伤,可是没了老伴,还要忍受儿子媳妇的指责,她的悲哀和不幸却确确实实是我造成的。

  回家后,我以死相逼把房产证拿出来,直接挂到中介去贱卖,净收70万。加上服装店转让的10万,一共筹了80万。虽然爸爸妈妈舍不得这笔钱,但我还是坚持把钱打到了表姨婆的卡里,把存款凭条寄给了她。

  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,但求减少一些愧疚吧,虽然人命永远没有办法弥补。

  当舅舅们又来我家闹事时,我爸爸愤恨地吼着:“小娟都把房子和店铺卖了,筹了80万给你们的妈,你们还要怎样?要偿命吗?来呀!杀死我算了,把钱还回来,小娟娘俩的后半生也够生活了!”

  也不知是被我爸爸的阵势吓到,还是赔的钱款达到了他们的预期,反正他们后来再也没有去我家闹过。

  一条人命,一百多万现金,没有一样是可以轻飘飘地用一句道歉能弥补的。

  还钱后,我还是没有勇气当面跟表姨婆说声抱歉,这事儿我无法原谅自己,因为年轻时的贪婪和无知造成的后果,就让我铭记一辈子吧。

  还了那80万后,我觉得一切都是穷途末路,我已再无翻身的可能。于是,我浑浑噩噩地来到广东的服装工厂,做着机械的流水线工作,麻木地过着不需要动脑的行尸走肉的工作。

  时隔一年后,不知道是不是表姨婆从我妈口中得知了我的颓废,她让我妈转告我:她不恨我。姨公是因为舅舅们过世的,也是他的命。年轻时的坎坷,对我来说是教训,也是财富,等到我年老了再遭遇时,就很难迈过去了。钱,她收了养老,我们的债就两清了,她也请我释怀。

  她还提及我小时候常常念叨说要当设计师,希望我能圆梦,在她80岁生日时送她我设计的衣服。人生总是需要向前看的,我也有自己的父母,不要走舅舅们的老路,就是最好的道歉礼物。

  听了这些话,我顿时泪流满面。

  原来,我还有机会弥补!我还有资格重来!我的人生不会因为一件事而被判死刑!所以,我振作了起来。

  现在,我正在学服装设计,因为我要在姨婆80岁时,送出我那件迟到的道歉礼物。

  作者:程陌兮    职业:运营总监

  编辑:小徐

  编后话:

  身边总有老人被骗购买理财产品、保健产品的新闻。当真是老人家老糊涂了吗?也许,老人买的不是产品,而是陪伴。少有子女陪伴的他们,更渴望被人热络联系的感觉。身为子女的我们,无论平时工作有多忙,都应该常回家看看,多陪陪父母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